联系我们

每届奥运会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都要为运动

来源:http://www.baidu.com/作者:佚名 日期:2018-12-14 点击:

每届奥运会闭幕式上国际奥委会主席都要为运动会作出正

中国军网10月22日电 刘小渡、李爱明摄影报道:在西藏美丽的波密县扎木兵站医疗所,我们遇见了上士、美丽的护士陈丹丹,她的丈夫是川藏兵站部某汽车团教导队助教、四级军士长余兵兵。他俩同在川藏线上服役,却一个在四川,结婚八年、守望八年。对于离婚率如此之高的80后群体,很多亲戚、朋友和战友都不看好他俩两地分居的婚姻,而陈丹丹却对记者说:“若是有缘,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若是无缘,终日相聚也无法会意。错误的开始,未必没有完美的结局。”

“为什么是错误的开始。”记者问,陈丹丹讲起了她和余兵兵的恋爱故事。余兵兵和陈丹丹是在新训骨干教导队认识的,在艰苦残酷的新训班长训练中,1:85米的山西大汉余兵兵处处照料美丽娇小的雅安姑娘陈丹丹。丹丹因此把兵兵当作兄长,依赖他、信任他。一次兵兵问丹丹,你最想去什么地方带兵?丹丹想都没想就说:西藏!兵兵听着都呆了。丹丹告诉兵兵,她从小有两个梦想,一个是去美丽的西藏支教,另一个是穿上军装。她说,“如今我穿上了军装,我会不顾一切地去追求另一个梦想。”兵兵顿时对这个柔弱的姑娘肃然起敬,而当丹丹反问兵兵时:“你哩,你最想去哪?”兵兵几乎脱口而出:“我最想去的地方,是你的心里。”他俩的风花雪月的爱情故事就这样开始了。

不久,丹丹从白求恩医科大学护理学院毕业,分到四川部队医院工作,他们的爱情也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可丹丹的父母坚决不同意他们结婚,父母感到远在山西的余兵兵是农民家庭、家境贫寒,还有一个弟弟在上学读书,他们坚决地对余兵兵说,我们是不会把丹丹嫁给你的。”

而看上去柔弱胆小的陈丹丹却做出一个胆大的决定,毅然决然和余兵兵来到山西临汾农村老家,在偏僻贫寒的余兵兵家完了婚。那天晚上,婆婆端来热乎乎的洗脚水,一定要给丹丹洗脚,质朴而憨厚的婆婆公公不知用什么语言感谢这位美丽善良的军人媳妇,只是不停地留着幸福的泪水。

婚后,陈丹丹一心投入到护理技术学习和训练中。一次,丹丹哭着告诉兵兵说,今天给一名病人做静脉注射,病人坚决不让她再扎,找护士长要求另换一个护士注射。第二天,丹丹惊异地发现,兵兵装作腹泻病人,居然骗过医生,开好治疗单来到输液室打点滴,护士长安排一位老护士为他注射,他摇摇头指着陈丹丹说,我请这位护士给我注射。护士长说,她是新护士。兵兵说,兵兵不是“拉肚子”就是“呕吐”,隔三差五地去医院打点滴,丹丹就这样在兵兵的手上胳膊上练出来“一针见血”的精良技术。2003年,陈丹丹代表成都军区参加全军护理技术大比武,一举夺得全军第三名,川藏兵站部开大会表彰她,领导问她个人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她却一语惊人:“我想去西藏工作!

就这样,美丽的姑娘陈丹丹来到西藏波密扎木兵站。一次,余兵兵执行运输任务经过扎木兵站,住在陈丹丹所在的医疗所隔壁院里,但部队执行任务有严格的规定,兵员一律不得出营门,陈丹丹和余兵兵只好爬上院子的墙头,当四目相对时,丹丹已经哭成泪人!

2010年,由于高原缺氧寒冷,胎儿5个月大时突然出现先兆流产,丹丹被组织上紧急送往内地医院保胎,可就在胎儿7个月大时,丹丹突然大出血,胎心微弱,可余兵兵正在率队执行重大的国防物资运输任务,接到岳母的电话,他急得跑到没人的地方哭了一场,擦干眼泪后继续带领车队前进。圆满完成任务回到家中,丹丹和儿子都已经脱离生命危险,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和出生时只有4斤重的儿子,他扑通一声跪在丹丹床前,泣不成声。

如今丹丹和兵兵的儿子已经3岁了,聪明活泼可爱。经常到卫生所看病打针的藏族群众都说,丹丹善良美丽,为那么多的藏族群众治病打针,菩萨会保佑丹丹,保佑丹丹全家的,扎西德勒!

今年是丹丹作为上士服役期已经到了最后一年,她的父母以及由父母哺育的儿子都高兴地盼她回雅安,可她又却做出一个让人惊讶的决定,由于卫生所严重缺编,丹丹提出继续留在西藏扎木兵站,为来来往往的汽车兵服务,为缺医少药的藏族群众服务。

丹丹这次在家里真的是彻底孤立了,爸爸妈妈下了最后的通牒,如果不转业回来,就不给带孩子了。连一贯支持她的余兵兵也想不通,他们夫妻为这件事发生了结婚以来最激烈的争执,那是是今年6月他们回去探家,在公交车上谈起这事便吵了起来,售票员说如果你们要吵架就下车吵吧,于是他们又在高速公路上继续吵,直吵得丹丹拿出“杀手锏”,坐在高速公路上嚎啕大哭。

余兵兵对记者说,还是我妥协了。记者问,为什么?因为,我有一个神一般的妻子,她在我的心里有着无与伦比的地位。我永远都在忽略她的脾气,她是我见过的最卓越的妻子

她当得起“卓越”这个词。记者怦然心动,在这个把所谓爱情与金钱、与名利、与物欲紧紧连在一起的时代,记者在海拔高、氧气缺的西藏,遇到了如同信仰般圣洁的爱情,这种爱情与边陲有关、与奉献有关、与牺牲有关。

采访结束时,你们也不能老是这样分居吧。他说,是的!丹丹提出了一个好办法,要我也调进藏。是吗?好办法?记者问兵兵,你同意了。兵兵点头,爱她也应该爱她坚持的位置和足下的土地。兵兵对记者说,离别时丹丹说了,我在西藏等你来!

近日,应急管理部、国家减灾委办公室会同自然资源部、农业农村部、气象局等部门对2018年11月份全国自然灾害情况进行了会商分析。经核定,11月份,我国自然灾害以滑坡灾害为主,洪涝、风雹、地震、山体崩塌等灾害也有不同程度发生。各类自然灾害共造成全国12万人次受灾,8.6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3400余间房屋严重损坏,2.2万间一般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8.2千公顷,其中绝收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75.4亿元。

11月份,主要自然灾害是川藏交界金沙江滑坡堰塞湖灾害。11月3日17时40分左右,西藏自治区昌都市江达县波罗乡白格村“10?11”山体滑坡点再次发生滑坡,造成金沙江阻断,上游水位持续上涨,形成堰塞湖。泄洪后,由于蓄积水量过大出现较大洪峰,四川、云南等下游部分沿江地区受到一定影响。据统计,灾害共造成西藏、四川、云南3省(自治区)10.2万人受灾,8.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3400余间房屋倒塌,1.8万间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3.5千公顷,其中绝收1.4千公顷;沿江部分地区道路、桥梁、电力等基础设施损失较为严重。